患者的声音

china

A老师的文章

我是一名内科医生,男,56岁。 在2014年5月,因为右腰椎椎间关节发现囊肿在某一家医院接受了腰椎手术。

但是由于自己疏于治疗错过了最好的手术时机。手术后右脚脚踝,右脚及右小腿仍然会有麻痹的感觉。一直都再想,如果没有错过治疗时机,现在就不会有这些病状的遗留。为了自己没能早些作决定,感到懊悔。 惭愧的是,我又重蹈覆辙,而这次是颈椎。 3~4年前起 我的左手的大拇指开始出现麻痹的感觉,作为医生的我,也在核磁映像中诊断中也看得出自己颈部脊椎管狭窄。根据以往经验 腰椎间盘突出的80%的患者,以及颈椎突出20-30%的患者,都可以由人体免疫功能排除异物而自然恢复。我的骨科/脊柱专科主治医也提醒我,颈椎手术后10年,20年后的术后反应已然会十分明显,不建议我进行手术治疗。我自己也是从各个方面有所耳闻,以往的颈椎手术法会发生,脖子,后背的持续疼痛, 脖子的姿势变化和动作缓慢等。术后后遗症影响非常大,所以我也就没有继续根治。 没想到我的左手从只有一根手指有麻痹感很快的发展到五根手指都开始感觉到麻,左手手掌,手背,手腕也出现了麻痹症状,左下肢也开始变得行动不便,咳嗽,打喷嚏,都会有像通电一样从上一直窜左脚趾。这已让我坐立不安。我特地让认识的放射线医生仔细看了我的MRI的片子。他诊断为C3.4.5.6的脊椎管狭窄,C4.5向后方滑落,已经从映像中看出病变所在(红色箭头)脊柱已经有将近45%被压迫而变得狭窄,医生建议我做手术。 作为刚刚56岁的一名内科医生,为保护医师生命。运用各种手段咨询,调查,通过自己的专业分析后,终于找个一种即使是过了20年也不会出现不良反应的手术方法。

这就是东京齿科大学 市川综合医院 整形外科 白石建教授所研究出来的世界首创 脊椎肌肉温存手术法。 白石教授是一位直率,有活力,充满正能量的医生。接受白石教授手术的患者中,本身为医生的患者占了绝大多数,他们对白石教授的技术都是赞不绝口。 我的手术用时两个半小时,出血量极少。术后脖子完全可以自由活动,没想到术后第一天就可以将固定脖托摘掉。更让我吃惊的是手术第二天在不需要任何固定模具的辅助下,竟然可以出院。太不可思议了,可这就是真实的现状。 现在想想,真应该早些认识白石教授,早些接受白石教授的手术。退院10天后要去复诊,想到和这样充满正能量的白石教授见面就觉得高兴。由衷的感谢白石教授。